返程途中記述沿途景致,如同文章倒敘手法,對熟悉這條線路的讀者,會有一種反彈琵琶的感覺。

從德令哈到西寧,要走G6高速。數字和編號會抹殺感性色彩,如果揭示出兩個概念給人的印象便會截然不同︰一是G6高速就是京藏高速,是北京到拉薩的交通大動脈,從北京、呼和浩特、銀川、蘭州一路伸展過來,串聯起許多大城市。你耳熟能詳的青藏公路就是其中的一部分。二是這條路從德令哈到青海,將穿越柴達木盆地。這是中國海拔最高的高原盆地,多樣性地貌讓沿途風光綺麗,景色誘人。戈壁,草原,濕地,雅丹地貌,丹霞地貌,應有盡有。

汽車在高速上奔馳。大野無際,藍天翔雲。沉沉一線,隨著地勢起伏如悠揚的旋律,讓枯燥的駕駛成為享受。路邊的湖泊頻頻閃過,映出青山的倒影。牧草深深,到此才能真正勾起“風吹草低見牛羊”的詩情;一群野駱駝被護欄阻隔過不來公路,遠處幾匹野馬在山腳下追逐。“前不見古人,後不見來者”,好像專門為你鋪設了這條高速路。車少如太古,路長似小年,近千里路段連個監控器也沒有,連日疲憊的駕駛員喜不自勝,反復詠嘆今天行車是“司機的節日”。

“高原盆地”是個似嫌矛盾的名稱,雖然是盆地,但位置在高原,因此對柴達木的海拔高度切不可掉以輕心。從德令哈到西寧市,手機上的海拔儀顯示一直在3100~3900之間。我曾有過高原反應的嚴重教訓,到大柴旦已經有明顯的缺氧感覺。一朝被蛇咬,十年怕井繩。便自覺收斂起大呼小叫,兩眼盯著海拔儀,祈禱著盡快降到3000以下。但終未如願,一路上指針都在3300米以上跳動。

到西寧自然繞不開青海湖——那是它最體面的一張名片。水色天光,綠草白帆,八月的湖畔,依然鮮花盛開。但毫無疑問,此前游覽的賽里木湖先入為主,大大削弱了青海湖的吸引力。不菲的門票、船票和停車費更讓人興味索然。閱歷豐富的止戈君知道一條終南捷徑︰驅車向右,緣湖岸繞行。有許多瀕湖的藏民牧場。花費不多,既可親水,又能拍照。騎紅鬃駿馬,駕沙灘摩托,最可盡興。大家一致同意,果然如其所言,青海湖之游因此掀起了狂歡新高潮。

西寧有“夏都”之美譽。因為祁連山脈的那一邊曾有過西夏王朝的二百年統治,很容易讓人誤解它是“西夏故都”。其實不然。西寧稱“夏都”,意為“消夏之都”。七八月份全國都在酷署之中,但西寧平均氣溫只有16、17度,八月最高氣溫也只有28度,是最宜避暑消夏的勝地。但有一利必有一弊,西寧冬天是十分恐怖的季節。

21年前初訪西寧,城市破弊,街市冷落。托熟人關系到廠家買了一件“白唇鹿”名牌毛衣,興高采烈了很長時間。今日入西寧,但見高橋回環,大廈鱗次。夜來燈光通明,車流不息。街頭佇立,恍若隔世,頓生不盡滄桑之感。

最新文章

熱門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