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新疆葉城縣,有一支由當地安全生產監督管理局組成的安監工作人員,被稱為海拔最高的“安監人”。這支安監隊伍雖然人數不多,但他們艱辛的付出,為當地群眾和企業築起了一道安全屏障。

5月13日,記者跟隨葉城縣安監人員深入昆侖山山脈腹地的一家鐵礦廠,這里海拔約為5000米。真實感受並記錄下了海拔最高的“安監人”的安全監督監管生活。

檢查一次,歷經四季變化

5月13上午8點鐘,我們從葉城縣城出發,向南沿219國道向西藏阿里的方向行駛,前往昆侖山山脈的腹地的一個鐵礦。從葉城出發時,天氣晴朗,陽光很溫暖。

阿爾克斯山的山路

8點45分,我們到達了柯克亞鄉,這里是山脈腳下的一個小村莊,經過這個小村莊之後,我們就得準備上山,路途變得越來越難走,顛簸不止。沿著山體盤旋而上,幾乎都是“Z”字形的山路。路只能走兩輛車,不到10公里的上山路,我們走了將近一個小時。

經過一個小時後,我們顛簸著上到了山頂,這座山叫“阿爾克斯山”,海拔3150米,山頂上幾乎被積雪覆蓋,山路上的車輪下,是結成了塊狀的積雪,山上還下著大雪,路面很滑,一不小心,就可能滑下山坡。我們仿佛突然走進了冬天,大家都加厚了衣服。

冰天雪地的山路

在緩慢下山的過程中,隨著海拔的降低,天氣突變成了下雨天,豆大的雨點下得越來越大,山路立刻泥濘不堪。“我們又走進了夏天。”有人這樣說。

11點20分,我們到達了庫地檢查站,天氣又開始好轉,車里很悶熱,大家不得不把加厚的衣服脫下來。

檢查海拔5000米的鐵礦

到了下午3點鐘左右,我們到了這家鐵礦職工的生活區,位于狹長的河谷地帶。其實,生活區離鐵礦的礦區還有10公里遠。在這里,手機沒有一點信號。

在往鐵礦區的路上,葉城縣安監局局長杜宏星一直提醒大家,到了礦區之後,不能跑,不能大聲說話。他說︰“這個鐵礦的海拔5000多米,我們已經習慣了,大家很少到海拔這麼高的地方,所以不能跑。”

鐵礦廠里的露天采礦點

由于山路狹窄陡峭,到礦區的1公里路只能步行。我們步行到了一半的路程之後,已經有人快喘不上氣來了。我冷得全身發抖,感覺寒氣滲入骨子里一般。我向同行的葉城縣安監局工作人員要了一件綠色大衣披在了身上,這才暖和了很多。

隨著海拔的上升,腳下的雪越走越厚,甚至到了舉步維艱的地步。據安監員唐述祥說,該鐵礦從2006年下半年開始開采以來,他們每年都會不定期地對該礦進行安全檢查,要求該鐵礦的負責人對工人進行培訓,安裝衛星電話,以方便工人之間聯絡,但因為海拔太高而無法安裝。

去鐵礦廠的山盤旋山路

張磷負責該鐵礦的後勤管理和運輸,同時他也是該鐵礦培訓的安監員。他說,在海拔這麼高的礦區,他們專門派了一位專業醫師,負責定期對工人進行身體檢查。

一天最多只能檢查一個礦點

其實,路途的遙遠並不是葉城縣安監人員最大的困難。“礦點多,分散,面積廣”才是他們最大的困難和障礙。目前,葉城縣有大約100多家企業,而專職的安監人員卻只有5名,這同樣也是基層安監工作中最大的瓶頸。

鐵礦選礦廠里安監員在檢查

葉城縣安監局局長杜宏星說,安全檢查是一項細致的工作,礦區的每一處,都可能存在安全隱患。這就要求安監人員在對每一個礦區進行安全檢查時,不能走馬觀花。杜宏星說︰“我們一天最多只能檢查一個礦點。”

當天,葉城縣安監局工作人員對該鐵礦的雷管放置點、采礦點的浮石、工人的安全裝備、礦區安全設備和車輛運輸等全過程進行了檢查,沒有發現較大安全隱患。

安監員唐述祥說,由于該礦是露天開采,在開采過程中的安全隱患並不大,主要是要把炸開後的浮石處理干淨。

安監員檢查電機

等檢查完後,已經是下午5點了,我們下山返回。上車後,我還穿著大衣,坐上車還是覺得冷。在翻越阿爾克斯山時,山上大雪紛飛,車道難行,車輪打滑,司機減速慢慢地向山下行駛。

晚上9點鐘左右,經過4個多小時的行駛,我們才走下山,到了山下路面平坦的安全路段。

晚上11點整,我們返回到了葉城縣。這一天,記者隨同葉城縣安監局工作人員只檢查了一個礦點,前後坐車近15個小時,翻越一座大山。在礦區海拔5000米的山路上,步行1公里。這也就是當地安監工作人員常年走過的路。

最新文章

熱門文章